凌受邦律师承办的经典案例
>> 案例三:许祖良诉衡阳县杉桥煤工伤赔偿案  
 
    原告许祖良诉称,原告于1999年开始一直为被告招收为井下挖掘工,2002年4月8日许,原告在井下作业时,顶点突然塌方,倒塌的坑木、石、土块煤块等物砸伤原告背部、盆骨等处,衡阳县法医和衡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分别鉴定为三级和四级伤残。事发后,被告不给予原告积极治疗,经常不给医疗费,衡阳县仲裁委员会仲裁决定书与事实不符……要求被告支付各项赔偿款十五万元,并由被告承担仲裁费、诉讼费。

衡阳县杉桥煤矿委托代理人凌受邦律师
答辩人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


    许祖良受伤后,煤矿主动送他到衡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81天,出院后在答辩人(煤矿)医务室治疗42天,所有医疗费用答辩已支付,并指派伤者妻子为护理,支付护理费1120元。

对原告的伤残等级,请求重新鉴定。

    按我国现在的伤残等级标准对一个人的伤残只能确定一个具体标准。原告自认为构成三级或四级伤残,原告的伤残等级现处于不确定状态 。2002年8月4日是,南华大学附一门诊肌电网检查:两侧股神经无明显异常 。而原告构成三级或四级伤残的主要依据是后来检查的股神经损伤。答辩人对于原告的股神经是否损伤存在合理怀疑。请求法院对原告的伤残等级重新委托鉴定。

    在被告提出答辩后,法院采纳了被告方的重新鉴定申请。衡阳市中级民法院法医学鉴定书,衡法技鉴字(2003)第58号认定原告构成七级伤残。

    该案后在法院、劳动局主持下进行调解,被告主动赔偿二万元损失,2003年9月16日原告申请撤诉,法院裁定准许。

    工伤案件最重要赔偿依据是伤残等级1-4级为全部丧失劳动,5-6级为大部份丧失劳动能力,7-10级为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可见4级伤残与7级伤残具有重大区别,赔偿损失相差十万余元。该案主要针对伤残鉴定进行了认真分析,被告合法权益得到了应有保护。
 
 
 
>> 案例1:阳树学故意杀人强奸案
>> 案例二:衡阳县棉麻公司与衡阳市卫生材料厂购销合同纠纷执行案
>> 案例三:许祖良诉衡阳县杉桥煤工伤赔偿案
>> 案例四:屈良荣抢劫
>> 案例五:万雪兰衡阳县宏辉公司人身损害赔偿案
>> 为衡南县首例国企改制出具法律意见书


>> 返回首页
 
 
凌受邦 律师法律援助热线:13974787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