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受邦律师承办的经典案例
>> 案例1:阳树学故意杀人强奸案  
 
起诉意见

    湖南省衡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湘衡检刑起字(2000)第90号指挥,1997年9月26日晚十一时许,被告人阳树学窜至衡阳县西渡镇新正街38号二楼颜冬梅(女,系被害人)住处,趁颜睡觉之机,被告人阳树学窃得现金二百元,此时颜冬梅突然惊醒大呼,被告人阳树学即从地上摸起一木工用铁锤朝颜的头部猛打,被害人颜冬梅在床上翻滚哎叫,被告人阳树学便用被子蒙住颜的头部,并用手扼住颜的颈部对颜进行奸淫,尔后,携来作案工具锤子逃离现场,被害人颜冬梅当晚死亡……,被告人阳树学无视国法,多次判刑,刑满释放后仍不思悔改,又进行杀人、强奸、盗窃,已杀死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盗窃罪(另有罪行)应数罪并罚,从重处罚。

辩护意见
阳树学辩护人凌受邦律师


    该案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应证,阳树犯有故意杀人罪、强奸罪、证据不足、两罪不成立。

    如阳树学是凶手,在杀人的同时实施了强奸,应在犯罪现场留下指纹、精液及搏斗留下的痕迹,公诉却无法提供这方面证据来印证阳树学到过犯罪现场。且阳树学口供具有反复性,阳树学对犯罪事实承认之后又否定,否定之后又承认。预知性,别人知道的他都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修正性,公安机关掌握的案情,他却说了,没有掌握的案情不知道。例如公安机关没有缴获的作案工具铁锤,阳树学就无法把铁锤放在什么地方告诉公安机关。

阳树学对颜冬梅实施犯罪的准备过程不存在。

    公诉机关指控,1997年9月26日晚十一时许,被告人窜入颜冬梅住处,趁颜冬梅睡觉之机盗得现金二百元。公诉机关指控的上述事实来源于阳树学的下列供述,晚上十一时许,看见颜冬梅进入住房,当时房子灯亮着,不久颜冬梅从住院出来,到外面一间房子洗澡,阳树学趁颜冬梅没有关门之机进入颜的住房(犯罪现场),并躲藏在颜冬梅的床底下,颜冬梅洗完澡之后,做了一会儿家务事,然后上床睡觉,半个小时后,颜冬梅睡熟时,从底下爬出来盗得现金两百元……。

    为了对案件事实全面掌握,辩护人多次到案发现场,发现颜冬梅的床底离地面只有五厘米高,一个成年人无法爬进去。而且案发现场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藏一个人。

对阳树学的供述可以这样分析:

    如阳树学说真话,他实施的应不这次犯罪行为,因为本次犯罪前他无法在床底下躲藏半小时;如阳树学说的是假话,不应采信阳树学的供述。无论阳树学说真话或假话,都不能把阳树学的上述供述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公诉指控阳树学对颜冬梅实施犯罪的准备过程不存在。

    该案经过了二次开庭审理,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认定阳树学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不成立。

    该案适用了无罪推定原则。也许阳树学是凶手,但就本案来说,指控其杀人强奸罪证据显然不足。颜冬梅的死亡也许永远是一个谜。
 
 
 
>> 案例1:阳树学故意杀人强奸案
>> 案例二:衡阳县棉麻公司与衡阳市卫生材料厂购销合同纠纷执行案
>> 案例三:许祖良诉衡阳县杉桥煤工伤赔偿案
>> 案例四:屈良荣抢劫
>> 案例五:万雪兰衡阳县宏辉公司人身损害赔偿案
>> 为衡南县首例国企改制出具法律意见书


>> 返回首页
 
 
凌受邦 律师法律援助热线:13974787101